您现在的位置:

金润河 >

红尘劫(飘逝续集)五

  “婷婷,给我一个机会,我会一直爱你保护你。我会向你证明。”“我比你大了整整三岁,女人本来就显老,没多久,我的脸上就会布满皱纹。”“等你有了皱纹,咱就去整容,整出第二个宋慧乔。”沈婷哧得一下笑出了声,想了想,心里总有一丝隐隐的不安:“你的家人呢?他们不会同意你找一个二婚的女人。”沈婷知道李其骏的家在通州郊外的山区里,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家庭。他们为了供李其骏读研已经倾其所有。出了一个优秀的凤凰男,这样的家庭,到底是封建还是开通,沈婷觉得没底。说到家,李其骏明亮的眼睛闪过了一丝阴云,不过很快就明亮起来:“没关系,这是我的问题,我会解决。”他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沈婷和李其骏正式开始交往,他们在办公室依然故我,在私下里感情却慢慢地升温。李其骏喜欢开着摩托车,带着沈婷在乡下的林间小道徘徊,他们在竹林里的草地上铺上一大块餐布,快乐地野餐,然后嬉闹追逐。他们采上一大捧不知名的野花,点缀着沈婷雅洁的单身公寓。次日清晨,沈婷醒来,看到床头那些笑意盎然的鲜花,缀满露珠的绿叶,不禁微笑起来,转身看到李其骏高大的身形和熟睡时孩子气的表情,她的心情就像竹林里的微风那样的明快和清新。
  
  傍晚,避过所有人的耳目,沈婷开着那辆红色的小宝马,带着李其骏去一个环境优雅的特色酒店吃情侣套餐。四周弥漫着悠扬的琴音,那摇曳的烛光把四周的气氛烘托得浪漫无比,李其骏拿起沈婷一只小手,慢慢地放到唇边,深情地轻吻着。然后注视着烛光下沈婷盈盈如水的大眼睛,轻轻地说:“婷婷,你好美!”沈婷羞涩地低了低头,微笑不语。“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婷婷,我们订婚吧。癫痫病怎么治疗才能见效快”李其骏拿出了一只锦盒,“我知道我很穷,我买不起钻戒,但能不能给我一个努力的方向,让我每年都给你换一颗比前一年更大一点的钻石?哪怕大一点也好。”
  
  沈婷看着那只没有钻石的白金戒指,想起了思诚手上那只硕大的结婚钻戒,心里竟有些微微的感慨和感动。“其骏,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结婚?”“因为这是我们家乡的规矩。先订婚再结婚,现在,让我们情定终生,我太想套牢你。”“那么你的家人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了吗?”李其骏看上去有些不安,很快他就爽朗地大笑起来:“当然,他们巴不得早点见到这位漂亮又能干的准儿媳。”沈婷觉得自己的心里慢慢开出了一朵鲜花,她如释重负地微笑起来。
  
  第一次来到李其骏简陋的家,沈婷就感受到了一股温暖的春风吹拂在她的脸上。其骏妈妈扭动着胖胖的身躯,像个陀螺似的在她面前不停地转动:“丫头,吃快西瓜,西瓜甜。”“阿骏,给婷婷拿话梅啊,女孩子喜欢吃话梅。”“婷婷,爱看哪个台?阿姨给你放!”其骏的爸爸在一旁咪着眼睛,胖胖的脸上露出慈蔼的笑容,一直笑咪咪地看着沈婷,仿佛捡到了一个宝。吃饭时也是这样,他们不停地把好菜端到沈婷的面前,给她夹上各种菜肴,一会儿功夫,沈婷的碗里就堆满了肉圆鱼虾。那么温馨亲切的气氛,让沈婷觉得她似乎真正找到了人生的归宿。她心里有些感动,那一刻,她下定决心,结婚后一定要好好珍惜其骏,好好孝敬其骏的双亲,她想永远停泊在这个安静的港湾,再也不想四处飘泊。
  
  又去他家吃过几次饭,沈婷对其骏温暖的家庭越来越依恋。她经常带上礼物,开着那辆迷你,和其骏回家看望老人,沈婷自己的家远在吴江,她觉得,她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期天津有哪几家癫痫医院间,他们飞回吴江,看望过沈婷的父母,二老对这个阳光莽撞的男孩十分的喜爱和满意,大家开始讨论结婚的日期,排算婚宴要请的客人。沈婷觉得她的人生,再一次充满了梦想和希望,她失去的一切,马上就要真正地失而复得。
  
  这几天公司恰好接到了一个软件开发的新项目,沈婷和几位工程师日以继夜地忙碌着。“铃。。。”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千头万绪的工作,“喂?”里面传来其骏悲伤的声音:“婷婷,奶奶没了,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回去?”“哦,其骏,节哀顺变,我现在实在走不开,要不你先回去,晚上一下班我立刻赶来。”“哦,那好吧。。。”其骏迟疑地挂断了电话。沈婷继续忙碌着。她要加紧把这块工作做好,以便晚上腾出时间去看望其骏的奶奶。奶奶八十九,也算是寿终正寝了。沈婷脑子里一边胡乱想着,一边马不停蹄地在电脑上工作着。铃。。手机铃声又响了,沈婷有点急燥,为什么今天事情那么多。她接起电话,里面传来未来公公劈头盖脸的训斥:“沈婷,其骏是长子长孙,你理应披麻戴孝,你工作就那么忙吗,你现在马上给我过来!人家都在看着我们的礼数!媳妇都不到,咱家丢不起这个脸!”沈婷有点发懵,但想着公公最新丧母,心情肯定不好,也就平心静气下来,她慢慢地解释着:“哦,爸爸,我实在走不开,要不您们先去,我下班就来!”公公的声音更加暴怒:“什么,工作重要,还是奶奶重要!”沈婷深吸了口气,她觉得自己血管里某些坚硬的东西在复苏。但她还是按捺住性子,耐心地解释:“爸爸,如果我现在走开,会影响整个公司的利益,奶奶虽然重要,但有你们那么多人在场,况且人死不能复生。我这边。。。”彭的一声,显然电话在那头被公公重重地摔掉。沈婷看着电话愣了半天,一股委屈和治疗癫痫医院哪最好恼怒冲上了沈婷的心头。
  
  等到沈婷赶到,老屋那边早已经人声鼎沸。念经的,哭丧的,烧纸钱的,大堆人在那里来来去去,沈婷从来没看到过乡下一个老人过世会有这样盛大的场景。其骏已经在那在焦急地等她。公公在他边上一言不发,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婆婆在一旁扭动着肥胖的身躯,小声嘀咕着什么,也没有搭理沈婷。沈婷心里憋足了气,虽然她是一个典型的文雅淑女,但面对公公铁青的脸,她也没有和以往一样,亲热地叫他们爸爸妈妈。她看了其骏一眼,其骏显然已经知道了她和爸妈之间的冲突,但他没有说什么,他弯着背,低眉顺目地带沈婷去奶奶灵前磕头行礼。之后就在外面的堂屋喝茶。此时的沈婷更加觉得,下午自己没有非要扔下工作,前来悼念的必要。她甚至觉得如果她不来,也没有人会关注她,因为她特意看了下,哪怕正式结婚的孙媳妇,也有几个因为工作或者其它什么原因,还没有到场。她没有那么重要。
  
  沈婷本想呆上两个小时就走,晚上还有大堆的资料大片的数据等着她连夜加班整理出来。她和其骏暗示了好几下,其骏都搪塞着等会,再等会。然后哧溜一下,钻进了那些亲戚堆里,吞云吐雾,和他们用着家乡话高谈阔论。
  
  沈婷尴尬地坐在公公婆婆的边上。只是喝茶,没有具体的事情要做。沈婷觉得恼怒,她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她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却在这里呆呆地坐着,什么都不能做。她不知道她呆在这里的价值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让其骏的亲戚看看,她有了他们李家应有的礼数?沈婷想起了红楼梦,那个烈火烹油钟鸣鼎食的大家族。可是其骏的家是什么?一个穷困山区的农村家庭!她不禁露出了一点点讥讽的笑意,她从来不会看不起贫穷,但她看不看癫痫病最好的医院起自私和愚昧。她第一次觉得,她和他们之间竟隔着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包括文化包括观念包括其它所有城乡间不可调和的一切。
  
  乡下的蚊子真多,沈婷的脚上已经被咬出了很多的红包包。李其骏仿佛已经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他和他的一帮表兄弟在另一个屋里打牌。公公婆婆已经去旁边小屋里休息。沈婷一人被冷落在灵堂的小客房。每个人都在忙着其它的事情,没人理会她的孤单和恼怒。她真想立马开着小车走掉,但她知道,这一走,就是和其骏的父母以及家族永远的决裂,她不能走,这样走了,她心有不甘。
  
  灯光突然熄灭,一片漆黑。沈婷吓得惊跳起来。从小,她就怕黑,她从来不敢一个人走夜路,晚上睡觉也是瞌睡到极点才关上旁边那盏紫色的小台灯。现在,置身在灵堂边一个陌生的小屋里,突然漆黑一团,让沈婷觉得心脏收缩惊恐万分。小屋的门突然打开,大队人马涌了进来,手里提着灯笼,穿着类似于电视里巫师的奇装异服,戴着各种恐怖的面具,念念有词地走了过来,沈婷觉得头皮都发麻了,她惊叫一声,躲到了床边的角落里。那些人无视她的存在,继续念着奇怪的咒语,用水在小屋四周洒了一遍又一遍。然后离开。
  
  沈婷觉得她快要晕倒了,她觉得这个小屋里到处都是鬼影。她拿出手机,不停地拨打其骏的电话,里面只传出都都的忙音。沈婷明白了,郊外的信号不好。她想出去寻找其骏,但看看屋外一片漆黑,她又开始退缩。她颤抖着拨打芷琪的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芷琪。。。”她忍不住哽咽起来。“婷婷,你在哪?怎么了?婷婷?喂喂。。”里面传出芷琪焦急的声音。不一会儿,也传出了一阵都都的忙音,把沈婷隔绝在世界之外。

上一篇: 梨花似雪 下一篇: 第十天
© zw.kuuhg.com  勿夺於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