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幸娘亲 >

17岁未成年,媒婆却是我家常客_伤感美文

  文丨紫藤萝 插画丨偏执狂鸡

  哈喽宝宝们,今天是2020年第一天,新的连载又开始咯,大家一定要继续支持我呀!

  01

  当远房三叔骑着他那除了铃铛不响,其他哪儿都响的破单车找到学校时,欧燕的心猛的一颤,像脱离了身体似的直直往下沉。

  她知道,如果没有重大事情,三叔是不会来找她的。

  欧燕清楚地记得三年前的那个下午,正在上课的她被老师叫出教室,老师身后就跟着跑得一身汗的三叔。

  三叔一见她就拉着往回跑,边跑边气喘吁吁地告诉她:“燕子,快回去,你妈,没了!”

  是的,她那痴傻的娘,没了!欧燕感觉心被人生生摘了似的疼,她跟着三叔一口气跑到河岸上,村里人都围在那看热闹,叹息声、议论声、唏嘘声如暴涨的河水一样汹涌。

  那是江南的雨季,连日的暴雨让河堤松软河水暴涨,她那傻娘趁她爹欧建国去田地排水时跑了出去,欧建国回来遍寻不见傻娘的踪影,最后只得发动全村人四处寻找,才在河边的草丛里找到她。

  此时的傻娘全身泥污双目紧闭,手里紧握着一把野果,红色的果子上裹了一层黄色泥浆。

  欧燕看到,那是她最喜欢吃的野果,这种果树生长在河堤边,她那傻娘大概是为了给她采果子滑下河去才出意外的。

  她想像傻娘那到野果时的兴奋、采摘时的喜悦、掉下河时的惊慌以及被河水裹挟时的无奈,扑通一声跪在河岸,抱着傻娘嚎啕大哭。

  从此,那个雨季成了欧燕的噩梦,她害怕每一个雷雨天气,总觉得是那天气让她失去傻娘的;她也不再吃野果,觉得那是能要人命的东西。

  失去傻娘时,欧燕才上初二。

  如今,过了三年,她上高二了。又是一模一样的雨季,三叔又一次大汗淋漓来学校找她,让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三叔喘着粗气告诉她,说她爹欧建国摔了,而且,摔得不轻。

  摔得不轻是个什么概念?欧燕手中的书本和文具哗啦一声撒落一地,身体却像一根木桩似的杵着,眼睛盯着三叔说不话来。

  带三叔过来的同学同情地看了她一眼,蹲下去帮她收拾。

中药能治癫痫病吗

  “走哇!”三叔一跺脚,拖着呆若木鸡的欧燕往单车后座上按:“还愣着做什么,赶快走啊,去医院!”

  02

  自小,欧燕就知道她的父母和别人的不一样,村里的孩子都笑她有个傻子娘有个矮子爹。他们还自编了顺口溜:矮配傻,好做伴,顿顿就吃咸菜稀饭。

  她的娘是个傻娘,傻到不会洗衣做饭,傻到常常抢邻居孩子的煨红薯吃。

  她的爹是一个才一米六的小个子男人,看上去比村里粗壮的女人还要矮小,根本干不动粗重的农活。

  所以,同村的叔伯都结伴去建筑工地做工,却没有人叫上欧建国。他这小身板,也实在无法应付工地上的繁重劳作。

  别人家男主外女主内,把日子一天天过得红火起来,只有老欧家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这也难怪,摊上个饭都不会做的老婆,自身的条件也只那样,欧建国也很苦恼:自己苦点累点倒也算了,可看着宝贝女儿欧燕跟着吃苦受累,他就刀割似的难受。

  为了养活一家人为了供欧燕上学,欧建国想到了一个赚钱的窍门。他从县城贩东西挑到乡下叫卖,香干子,油豆腐,卤猪皮……哪样便宜好卖贩哪样。

  两只箩筐一根扁担,欧建国用他瘦弱的身体挑起一个家。

  都说横木生竖子,欧燕没有遗传父母的毛病,可能老天爷也觉得需要给这个可怜的家一点安慰吧,她结合了父母的优点,聪明,漂亮,身材高挑,是父母的心肝宝贝。

  尽管赚钱不易,欧建国知道欧燕爱吃水果,也会经常给她买点解解馋,有时是一个苹果,有时是两个桔子,有一回甚至买了根香蕉,让欧燕嘴里香了好多天。

  而他自己,拿一个碗装点饭,再在酸菜坛子里捞点酸菜,用袋子一装藏在箩筐下面,中午就这么应付着。

  每次看到欧燕吃水果,傻娘却从不来抢,总是笑眯眯看着她吃,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傻娘好像也知道欧燕喜欢吃水果,她总能从山涧河堤找到一些的野果,等欧燕放学回来眉开眼笑地捧出来,惹得欧燕两眼放光。

  别人眼里这对可怜的夫妻,对于欧燕来说就是最爱她的人,愿意给她全部的人。

  傻娘走后,欧建国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也更瘦小了。他依旧挑担卖货,他说要用一担箩筐把成绩一直名列怎样检测婴儿良性癫痫前茅的欧燕送出去,考上大学,去做个城里人。

  连日下雨把地都泡发了,欧建国挑着担子走在山路上,突然脚下一晃,山体滑坡了!

  他本能地抓住箩筐的绳索,连人带箩筐滚了下去,一块石头紧随其后从他腰上砸过去滚向了山脚。

  欧建国感觉钻心的疼痛,在惯性作用下跟着箩筐朝下滚动,可能因为他太瘦,竟然被箩筐带到了安全地带保住了一命。

  村里人听到消息,一边把疼昏过去的欧建国送往医院,一边要三叔快去叫欧燕,三叔这才赶来学校找她。

  03

  到了医院,欧燕才知道欧建国伤情的严重性,他的背脊骨摔断了,必须进行手术。这个小老头似的中年男人,无助地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

  不管怎样,得让爹站起来!欧燕当时就这一个信念。她回去翻箱倒柜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找了来,又晕晕乎乎地跟着三叔四处借贷,终于凑齐了手术费。

  县城医院的设备和技术有限,加上欧建国还有糖尿病,愈合能力相对差些,手术后虽然能够勉强行走,可身体就像被风吹断的竹子,折成两段了。

  腰断了,连走路都困难,再走乡串户去贩卖菜蔬是不可能了,而且糖尿病又需要天天服药,这无疑是让这个风雨飘摇的家雪上加霜。

  救急不救穷,乡邻们能帮忙凑凑手术费已是莫大的面子了,欧建国失去了劳动能力,又有这么个富贵病,乡邻们也爱莫能助了。

  这种情况下,欧燕再想读书已是不可能,她默默去学校退了学,把书包压在箱子底下,挽起袖子开始劳作。

  欧建国觉得自己连累了女儿,不止一次生出轻生的念头,可细心的欧燕把农药、刀具都藏了起来,连根绳子都找不到。

  他想跟着傻娘去,好不容易走到河边,闻讯赶来的欧燕一把抱住,欧燕哭着说:“爹,你要让我成为孤儿吗?”

  父女俩抱头痛哭。

  欧建国如果知道多年以后会成为欧燕的软肋,他一定不会这么心软跟着她回去。可是,生活就像牌局,下一张会是什么,谁知道呢?

  纵是父女情深,生存的压力却赤裸裸地摆在面前,吃穿用度,哪儿都要花钱。可欧燕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上哪弄钱去?

  欧燕想,大不了自己也挑担卖菜去!可家里到县城抄近路都有儿童癫痫表现在哪几方面?十里,凌晨三点就得起床,且不说她能不能担这百来斤的重担,光是这山道弯弯,有的好几里路都没有人烟,她一个女孩儿,欧建国哪里放心?

  出去打工,让欧建国一个半残的病人呆在家里,欧燕又哪能放心?

  04

  每一条路都堵死了,欧燕望着身子和锄头没两样的欧建国,心底升出一种惶恐和凄凉:只要才能让老爸活下去,她怎样都愿意!

  所以,当三婶带着媒婆上门时,欧燕并没有表现得很抗拒,她只有一个要求:娶她就得养着她爹。

  媒婆说合的男人叫陈海生,比欧燕大十岁,家里有个做熟食的小作坊,算得上殷实之家。

  陈海生之所以这么大年纪还没娶亲,媒婆说他曾经犯了点小错误被关过一阵子。

  媒婆说得轻描淡写,欧燕的眼皮跳了一下,能被抓去坐牢的,是怎样的小错误?打架伤人?偷盗?好像这些都不是小错误啊!

  “不行!”欧建国趴在桌子上吼:“我清清白白的闺女,怎么能嫁给一个劳改犯?不嫁!”

  媒婆吓了一跳,忐忑地看了看欧建国父女,又看了看三婶。

  三婶拉着欧燕的手,声音有些哽咽:“燕子,婶知道你有想法,可陈海生家有钱啊!而且,人家乐意养你爹,这个是最难得的!他是坐过牢,可谁没有年轻气盛的时候?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咱得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不是?他比你大这么多,就会更疼你的。燕子,听婶一句劝,冲他这片真心,你应了吧!你爹都这样,咱强不起来呀!”

  欧燕死死咬住嘴唇,望着气得脸色发青的老爸和泪眼婆娑的三婶,心像钟摆一样摇摆。

  媒婆没说陈海生犯的什么事,三婶也说的冠冕堂皇,可她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种抵触和不甘,坐过牢总是一个大污点,自己难道就真的只能配这样的么?

  可是,如果不同意,欧建国怎么办?眼睁睁看着他被病痛折磨吗?他其实才四十多岁啊!村里这个年纪的叔伯还正当旺年意气风发呢!

  如果父女俩一定要有一个人做出牺牲,那就牺牲自己吧!更何况,也许真如三婶所说,人家已经变好了呢!

  欧燕的手指绞得发白,唇瓣都要咬出血来了,她深吸了一口气,轻声应道:“你们去说吧,我同意,但是要养着我爹。”

  05

 癫痫病犯了最有效的解救办法? “好呀好呀!我这就去说,要陈家看个日子把婚订了!”媒婆欢天喜地,一拍脑门笑道:“瞧我乐的,把规矩忘了!我先叫陈海生过来看看,两人总得先见个面不是?”

  欧建国瞪着眼睛看着欧燕,脸色由青转紫红又变成颓败的灰,他恨恨地捶了一下桌子:“我怎么不摔死啊!”

  三婶埋怨道:“他伯,你这说的什么话?好像我们要合起伙来害燕子似的!我跟你说,陈家就陈海生一个独子,以后家业都是他的,燕子这一去是跳到米缸里了,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再说了,燕子娘脑子有问题,好多人家还怕生的孩子会遗传呢!更何况还有你这个不动产,人家陈家没说半句闲话,算是有情有义了,你还想怎样?”

  是啊,还想怎样?欧燕学习再好长得再水灵,摊上这样的家庭条件,凤凰也成草鸡了!谁还会上竿子追呀?

  三婶的话虽然难听,可话糙理不糙,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容不下欧燕风花雪月的梦想。

  “婶,你别生气,我爹就那臭脾气,你们别听他的,我的事我自己做主。”欧燕送媒婆和三婶出门,苦笑着安慰三婶。

  自己做主,欧燕用简单的、自欺欺人的美好安抚自己,期待那未知的生活一派祥和。

  如果她知道她后来会为今天这个决定付出怎样惨痛的代价,也许她不会这样轻易地答应。

  媒婆在第三天就带了陈海生来,当欧燕挑水回来看到是他时,惊得肩上一滑,水桶咣当一声掉在地上,水洒了一地,把鞋都打湿了。

  怎么会是他?!

  -第一章完-

  总有读者说一章看不过瘾,作者一天写大几千字也实在辛苦,为了满足大家看过瘾的同时,也为了给我们作者一点写作的动力。

  只要扫描下方的(长按图片即可),成为抢先看会员,就可以每天阅读两章,今天已经更新到第四章

  往期精彩文章

  ✎“分手吧,我不好意思在你面前放屁”

  ✎雪莉自杀41天后,具荷拉家中死亡:韩国女星的生存环境究竟有多恶劣?

  ✎婆婆的一句话,丈夫背着我做亲子鉴定

© zw.kuuhg.com  勿夺於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