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券外者 >

狠拒富二代后,他在梦里蹂躏我_情感美文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

  贰 瓶 子

  让我陪你很久很久

  文/木木爱电影

  01.卖菜老头蹲守俩月,骗我进了别墅

  02.卖菜老头蹲守俩月,骗我进了别墅|下

  03.狂放富二代,求我去伺候他外公

  04.看不上富二代,我强势做了他小姨

  05.深山的残疾夫妻,向我推销他们的儿子

  1

  文娜回城第一天就遇上一件糟心事。

  她把钱包丢了。

  被人偷了。

  在车站时被人撞了一下,当时正在和小秘书敲定上车地点,一时没警惕,上车一摸包,糟了,钱包没了。

  小秘书见文娜到处乱翻,问明白是丟了钱包后,安慰她:“算了别找了,你这一回来,把大难题给公司一解决,别说一个钱包,要一百个赵总都给你买回来。”

  说完嘎嘎笑,好像她明白老爷子认文娜当干女儿背后的真实意思似的。

  “我解决大难题,你还真看得起我。我脸比你们的大?!”

  “你当然能解决,你必须解决。好姐姐,我的饭碗现在全靠你啦。”

  昨天她一挂电话,转身就看见老爷子和赵松站在身后,虎视眈眈看着她。把她吓了一大跳,觉得肯定工作不保。

  不想老爷子下一秒就变脸,指着她对赵松说:“全公司就这一个明白人,哼!”

  说罢,不管她明白没明白,人家走了。

  对上她眨巴得像多动症一样的牛眼,还陷在前一宿宿醉中的赵松有气无力地说:“意思是你不怕死!”

  见她仍不明白,赵松难得多解释一句:“让她快回来吧,我快撑不住了。她再置身事外,我就要成为史上第一个为企业利益被生生灌死的人了。”

  原来,他们一直是说反话,他们其实早想让文娜回来,只是师出无名。自己误打误撞,做了一件好事。

  “姐姐呀,全公司都知道你是公司的大福星,招财猫,你一进公司,公司两年抱仨,哦不,俩半,这次的难题到你手里,解决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姐姐呀,老板可说了,你要是回来了,不管解没解决难题,我都算将功补过,不用辞职了。

  当然,你要是把难题帮公司解决了,老板说,全公司,年底双薪。”

  这就是民日照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企的好处,领导拍板效率杠杠滴。

  2

  那么,文娜到底是不是赵氏的福星,究竟能不能帮赵氏解决这次的难题呢?

  可能,还真能。

  顾不上追究钱包的事,文娜直接到公司。

  知道她回来,老爷子一早就命人准备好一切。所有人等,全在会议室待命。

  文娜有那么神吗?赵松有怀疑,但老爷子无比相信大师的话。

  凡事,信则灵。他信文娜,所以,文娜一定行。

  简单在办公室听完赵松的叙述,赵叔(她还是习惯叫赵叔)的补充,文娜带着纸笔和电脑,和小秘书一起步入会议室。

  没有废话,从综合部开始,每个部门分别汇报三个(约等于)项目的详细进程。

  有人说,有人同时在电脑上做表格汇总,小秘书专盯录音笔,生怕漏掉一句。

  别说,福星的气场就是足,文娜进公司不到一小时,这么一走、一问、一听、一说、一安排,大家好像有了主心骨,不慌了。

  数据不断扩展,投在大屏幕上的表格不断增大,汇报的人慢慢意识到什么,看着大屏幕一个个陷入沉思。

  一轮说完后,补充的声音此起彼伏。

  文娜用眼神鼓励大家:“大胆说”。人们收到鼓励,说得愈发有条有理。

  会开完,已是晚上九点。

  文娜布置新任务:很不好意思让大家加班,但事涉全公司利益,大家必须同甘共苦,时间就是金钱,金钱就是你我他的命根子,所以,希望散会后,大家把资料带回去,召集本部门的人也开个会。

  每一条内容,请大家头脑风暴,集思广益,只要能提出想法就行,每个想法都记录在案,如果采纳有效,公司将在采纳后马上给予兑现。

  她把目光转向赵松,赵松没掉链子,立刻表示:奖励金起价500,若见效根据效果另增。

  众人跃跃欲试,文娜叮嘱,不局限于这个表格内的内容。“还包括这、这、这,”她的手指着重在几个叫嚣比较厉害,最近表现“比较突出”的相关方上重重一点。

  “这些公司大小人物的各种人际关系,如果有,也请另行汇总给我,务必注明人物关系和身份。请务必对同事们说明,我们会对所有信息保密。”

  赵松眨眨眼,他想到拿地时文娜自己做的那张表格。

  晚上一起吃饭,文娜主动对赵家人解释:“有时候,小人物决定大命运。非常时刻,行非常之事。”

  老爷子不管她说什么都点头呵呵笑,一块块珍馐美肴把文娜的碗堆成小山。松原市最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赵老太太把一串佛珠挂到文娜手腕上,心疼地说:“咋刚回来就被人偷了,不怕不怕,人没事就最好。”

  赵松爸和赵松妈也是一团和气。

  赵松妈说:“娜娜,下午我和你姐夫给你买了两个新包,放你房里了,一会儿记得拿。”

  文娜觉得有点压力大。

  3

  第二天开始,文娜的办公室成了公司最热闹的地方。

  人们进进出出,大道小道消息,有用的没用的,正经或者八卦,从各个部门,各色人口中,汇成涓涓细流,一股股涌入文娜脑子的大海。

  她的办公室暂时被征用,成了公司领导们集中办公的地方。这样是便于及时交流信息,保证信息畅通、对等。

  这是文娜的经验,以前工作时她发现,有时同在一个公司,一个部门,甚至一个办公室的人,因为信息沟通不及时,同样一件事说法不一,造成误会不说,还耽误时间。

  昨天开会时也发现了,好几个重要环节,两三个部门从外部获得的信息竟然不一样,有的竟然大相径庭。

  所以,偶尔大佬们集中办公很有必要。

  收集上来的信息每一条文娜都要亲自过目,经过筛选由专人分门别类录入信息库。

  然后过滤,分析,制定针对性的对策,讨论,修改,逐步完善,形成条文。

  文娜面容严肃,每一个决策都讨论再三,反复论证,慎之又慎,她的表情和行动告诉其他人,这场仗并不像她回来后,他们以为的那么好打。

  渐渐的,办公室只剩下唰唰地翻纸声,键盘敲击声,鼠标按键声,和人们的小声交谈声。

  又一个加班之夜。

  这天结束时,是晚上十一点。

  从早上到现在,二十多个小时过去了。

  大家陆续打着哈欠离开,赵松倒了两杯咖啡回来,文娜还在大屏幕前站着。

  她穿着黑色衬衣,丝质的,垂感很好,略显她廋削的身形。

  同样黑色的直筒裤,脚下却是一双黑色匡威布鞋。

  有一种洒脱的,帅帅的,男人气质。

  文娜转身走向电脑,赵松看得正专心,冷不丁被吓了一跳,手一晃,咖啡差点撒出来。

  他把其中一杯放到文娜面前:“提提神吧。”

  “不了,我喝咖啡睡不着。你先走吧,我今晚回公寓住。”昨天吃完饭太累,就在赵家睡了“公寓白天小曲找人帮我收拾了,啥都是现成的。”文娜边收拾东西边说。

  小曲什么时候做事这么利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靠谱?索周到了。他怎么不知道。

  “那我送你吧。”

  “不了,路不远,我想走走,顺便想点事情。”

  热脸贴冷屁股,赵松不是屡败屡战的人。

  4

  文娜回来第三天,全公司人都等她出招。

  打听到的消息,对方也在打听文娜的身份背景和公司的动作。

  赵松也在等,看文娜如何出手。假如这次她顺利解决问题,他可以、适当、表现一点自己的、欣赏。

  昨天晚上他做那种梦了,他狠狠蹂躏,身下的女人千娇百啼,离开时的背影是一身黑衣。

  因为那个梦,赵松没好意思在文娜办公室等她,他觉得如果她来,一定会让人通知他。

  他在自己办公室等到九点,没人叫他,打电话问小秘书:“总助来了吗?”

  小秘书讶然地说:“总助一早让大家各司其职,自己背着包带着电脑出去了。”

  “什么?去哪儿了?谁和她去的?哪个司机?”

  小秘书被这连珠炮般的提问差点打晕。

  “就、就、和、一个男的。”

  “男的?谁?哪儿的?”又一串连珠炮。

  “不知道。不认识。不敢问。”

  “你能干什么?”

  甩下一句话,赵松拿了车钥匙往外走。

  难道真是啥人带啥兵,昨天还机灵的知道提前找人帮总助收拾房子,今天回到自己手下就恢复糊涂常态了?!

  和一个男人出去了?谁?哪儿冒出来的?

  5

  文娜不告诉赵松她去哪儿了,只说让他今天别打电话,有事回头说。

  赵松在街上转了几圈,接了几个电话,到项目上处理了几个问题,百无聊赖,又回到公司。

  直到晚上下班,他也没等到文娜的“回头再说”。

  次日,文娜一天没在公司露面。

  公司人心有些慌,有人嘀咕:“福星不会看到问题太大,吓跑了吧?”

  赵松借机以此为由打电话到外公那里打听。

  老爷子稳如磐石地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你姨没来公司是好事,说明一切尽在你姨掌握。也可能,你姨已经在行动了。”

  掌握就掌握,行动就行动,能不能别一句一个“你姨”,听着那么刺耳。

  足足过了四天,周二一大早,赵松一进公司,小秘书巴巴跑上来汇报:“总助一大早就来了,和一个男人在办公室呢!”

请问要怎么治疗羊角风呢?

  赵松告诉自己:“别激动,稳着点,我这全是为公司,为公事。”

  连续两天晚上,他又做了那种梦。

  梦里的女人,一次穿黑,一次挂粉。

  黑的和那天晚上他在大屏幕前看到的文娜一模一样,粉的和外公宣布认她当干女儿那天如出一辙。

  他肯定是病了,压力太大,导致出现臆想。他不会对这个丫头产生那种想法的。

  公司的事情一有眉目,他要到医院做个系统检查。

  文娜主动过来找赵松。

  小秘书一脸神秘地汇报:“老板,总助进来了”时,赵松正拼命按捺因为回忆又热起来的下身。

  小秘书话音刚落,文娜特有的嗓音响起:“老板,我来给您汇报工作。”

  赵松慌忙扯开一张报纸挡在身前。

  “老板,报纸拿反了。”小秘书送茶进来诡秘地小声提醒。

  幸亏“她”没看见。

  咦,跟在她身后进来的这个男人是谁?

  (未完待续)

  美瓶美物:

  男人最爱的小“腰”精

  有一种瘦,叫“天鹅臂”

  内裤被风吹走,我向老公坦白了秘密

  老公带回的破鞋,我送人了

  闺蜜男人心机外漏,我老公慌了

  往期好文:

  渣男夫妻合伙,骗我当狐狸精

  我爱惨了男友的一事无成

  男友让我用美色,拉他哥下台(上)

  渣前任一身大红,在我婚礼争当新郎(下)

  老公用微信,摇出一个50元的P友

  荒唐富二代的追求,是一场乌龙(上)

  我死后,男友有了“恋童”癖(下)

  - END -

  好啦,一样,不管喜不喜欢,

  来了我家,就不许走了哦~

  关注置顶?“贰瓶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

  你很美,很适合点在看哦~

© zw.kuuhg.com  勿夺於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